小野的部屋

【磊凯】合法标记 08

熟人可见:

*俗套剧情文


内容:ABO/军校生/先婚后爱/扮猪吃老虎


人设:黑化忠犬年下学弟小狼狗alpha磊×傲娇女王年上学长小野猫omega凯








第八章  对不起




1.




幻想并等待着别人来施舍爱的你,就是被自己亲手废黜的国王。




……




“泽尔维特,我的孩子,你可真是个漂亮的小家伙。”




即便一脸倦容也难以掩盖床榻上女人的姽婳容姿,她看着仆人怀里沉沉睡着的婴儿,一头如金子般耀眼的头发,带着担忧的叹息在遥远的盛夏里飘散。




“将军……来过了吗?”




毕恭毕敬的女仆垂低了头,几番措辞也未来得及多加酝酿,忐忑不安地接话,“昨日来过此处,夫人还没有醒,老爷看过小少爷就离去了。”




女人小巧的眉头轻蹙,面容似乎苍老了几分,闭上眼睛久久不语,良久才嘱咐,“带小少爷下去休息吧……”




仆人喘过一口气,“是的,夫人。”




泽尔维特从小就知道,他的父亲吴胜荣将军是整个星际联邦最有权势的男人之一,他的母亲凯瑟琳是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独生女,亦曾是远近闻名的金发大美人,这是足以使人艳羡的背景。




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是自然界万物的起源观点,也是全联邦心照不宣的星际文明下的生存法则。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将军幼子无忧无虑地长到了记事的年纪,泽尔维特被忧心忡忡的母亲拉住手,在女人的娓娓道来下,他知道了,吴胜荣一共有五个儿子而他排行老四,却是唯一一个不是alpha的儿子,离开了母亲的庇护作为一个beta在家族里是完全立不住脚的,他没有资格去竞争继承权甚至没有资格去参与军队官级考核,除了每年一次的单独见面,他对父亲没有更多的了解。




再然后呢,一次偷食糖果的夜晚,泽尔维特偷听到了母亲崩溃地拿着仆人打骂撒气,他好像有了一个弟弟,叫吴磊,当然,是同父异母的。




算着日子,随着最小的弟弟理应慢慢长大了,母亲的监管也愈演愈烈,几近将他软禁在了那个小小的星球上。




“泽尔维特,我的孩子,你的哥哥还有你的弟弟,他们会要了你的命的。”




霪雨七月, 遨游在第二星区的独角鲸群从未瞑合双眸,浅唱低吟,天际阴翳。




年幼的泽尔维特秘密的步履躲开宅邸中密不透风的监视,他像是撕开缠绕在脖颈上繁琐珠宝的模样,一头冲进了星芒争辉的天穹之外。




第二星区,海羽星。




作为第一星区的边缘辐射星域,这里的星球大多都被世家贵族的公子小姐们作为划分的属地而占据,坚硬牢固的防护罩将一颗颗美丽的小星球保护起来,是没有主人准令便一概不得进入的私人领地。




他乘着从家中偷偷驾驶出来的飞船,磕磕绊绊,处处碰壁,只得暗骂,“可恶。”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瞎逛,在这灿漫星河的一隅,飞船终于实属难得地检测到了一处无主之地,系统提示名为海羽星,体积小且诞生时日尚短,恐怕还未曾有人踏足过,泽尔维特喜出望外,将探测屏幕上的那颗蔚蓝色的星球作为这趟散心之旅的终点。




初生群山黑茫茫,乳白色的雾霭轻覆在浩渺的江面,好似烟尘梦境。




荒凉僻静的远处幽幽传来花香,泽尔维特绕过参差不齐的山头,却听见谷中隐约传来人声。




此处竟然有人?




泽尔维特一惊,却也迅速反应过来稳住身形,悄悄躲在崖石之后不动声色地察看。




“我练枪很多年,可是老头子从来没夸过我,你可能不知道,你是我这一辈子遇到的,第一个夸奖我的人。”




稚嫩声音的主人看上去似乎是年龄与他相仿的小男孩,此刻不知为何却一个人在谷中躺在草地上,对着头顶星空喃喃自语,倒是他青涩的脸庞配上一辈子的用语让人有点啼笑皆非了。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可我却不敢告诉你,是啊,毕竟提了我吴磊的名字,说不定还能给你招来杀身之祸,不过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就权当是……咱们扯平了吧哈哈。”




吴磊?泽尔维特闻言瞪大了眼,原来这个小男孩就是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要多加防范的兄弟之一,自己唯一的弟弟,吴磊吗?




世界太小,世事太巧,凯瑟琳千方百计不让泽尔维特碰见的“妖魔鬼怪”待他一出门、一转身便能遇得上。




可……他狐疑地悄悄打量起自己年幼的弟弟,似乎看上去也没什么可怕的啊?




躺在草地上的吴磊沉默了良久,坐起来扯着地上的草根含在嘴里咀嚼,那股淡淡苦涩的味道渐渐弥漫。




“不知道,你是否会记得我们的约定,或许等到你能来第一星区找我的那天,我已经有能力可以去保护一个人了,这次不能多留,是随家族亲卫队前来第二星区办事,那么……我们明年再见了。”




语毕,吴磊活动了一下疲软的筋骨,先前的温柔霎时间收敛,一抹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压抑浮现在脸上,他快步去了另一个离开此处的小径。




“他是我的弟弟……吴磊。”




泽尔维特偷听完,失神喃喃,通讯仪中凯瑟琳连环不断的视讯轰炸将他拉回现实。




罢了。




春去秋来年复年,一个男孩无处宣泄的秘密与压力就这样在无人所住的海羽星角落得到解放,这些原本不为外人所知的话语悉数被一个崖石后方的金发少年全盘接收了。




“嘿,你知道吗?我今年还学了好几套难度颇高的体术,跟随家族商队又去了一趟第十星区,我找机会开溜去了主星,人可真是多啊,因为偷偷外出又被总管打了一顿,不过没事,我抗揍,可惜的是,我还是没有找到你……”




“老头总说,吴家欠我太多东西,要我一一去拿回来,他想要什么东西,我不是不知道,而我想要什么东西……”




“两天前,第一次,我杀人了……”




一弹指顷,日月窗间过马。




曾经浓眉大眼的小孩渐渐长成了英姿轩昂,品貌不凡的少年人,身上的杀伐气息也是一年比一年重,而话也越来越少。




“……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男生垂头,长长的额发让人瞧不见他的神色,倒是嘴角微扬,“小凯。”




一句话如晴天霹雳骇得原本懒懒散散打着营养剂的泽尔维特差点从后方的断崖上跌了下去,苍白的脸上面目狰狞,破碎的管片扎进了掌心,滴落下刺眼的红。




小凯是……谁?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了,感谢你……作为我这么多年的精神寄托,我唯一的朋友。”




第二星区,凯瑟琳及其独子泽尔维特的府邸灯火通明,所有的仆人都忙得手脚朝天。




“你们这么多人,还看不住小少爷一个人?简直就是荒谬可笑,我养你们有何用?去年如此,今年也是如此,年复一年也没找着一点办法,真是一帮蠢货!”




华冠丽服的女人近年却未显老态,此刻正咬牙切齿地拿着刺绣精美的扇面一下下抽打在领事的女仆脸上。




“夫人,夫人,小少爷回来了!”




默默忍受主人怒火的女仆听见通报之人的话语,终于松了一口气,捂着高高肿起的脸庞,急急忙忙地跪匐在原地。




“我的宝贝,你去哪儿了?”凯瑟琳扔掉扇子,急匆匆地上前去查看进门的泽尔维特有无伤势,看到他手心长长的伤口与还未凝固的血液,心疼地掏出手帕要包扎,却被儿子一掌拍开。




“母亲,我要去第一星区军校。”男孩子的口吻坚定而不容反驳。




凯瑟琳闻言骇然,吴家自从关于家主之位的争夺悄然展开后,她便早已嘱托父亲帮自己寻得一名容貌相仿的年轻男子,代替泽尔维特进入第一星区军校,不过此时还尚未到报道之日,女人心中有着万般筹措,嘴上却对一向溺爱的儿子让步,“你先让母亲替你包扎,至于上学的事,待你休养好了,我会让管家送你去第一星区。”




泽尔维特看着母亲滴水不漏的表情,冷哼一声,他苍白的脸上浮现的笑容妖冶又冷厉,“还有,我要改名。”




凯瑟琳似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在说什么?”




“以后,我不再叫泽尔维特·吴……我叫吴泽凯。”




……




夜深丑时,四野阒然,正是杀戮的好时机。




第一星区军校新生的头次校外集训,营地罕见地选址在了离校颇远的星域,校内的领导们对吴家内部之争一知半解,也没有权力去过问更多,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得他们去挑选了。




此时,静谧的走廊空无一人,似乎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住宿区的一间房里,冷汗涔涔的男人瘫倒在地,胸闷眼花,一阵阵剧痛从血管传达到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




吴文模糊的视线只瞧得见窗台上一个瘦削的身影。




“附子花,这花根部有剧毒,我看古籍中有过记载,以前的人用附子花根茎磨出来的汁液涂抹在箭矢之头,不过呢,我这个人手比较笨,做不来箭矢,就只能给你下毒了。”




男人挣扎着喷出一口血,恨意汹涌,“你知不知道我是吴上将的长子,还敢如此胆大包天,我定要让你付出比死更可怕的代价!”




“唔,不错,也没我想的那么废,快死了还能这么蹦跶。”




男人瞬间感觉到体内的翻天覆地,恐惧之感骤起,“你,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对于你这种只会依仗父亲的废物来说,重要吗?”




吴文闻言一愣,不过浑身毒性发作的疼痛让他没有更多的思考时间,“被自个儿亲娘好好保护的,每年都未曾来过家族聚会的胆小鬼,不怪我认不出,咳咳,我倒是小瞧了你,我们吴家的老四,想必就是你吧?”




 “哦?你想拖延时间,等人来救你?”那番话却并未激怒吴泽凯,金发男子扬起高高的下颚,用余光撇着地面上抽搐的男人,“省省力气吧,此毒由我配制,无人可解,此处也被我设下屏障,无人救你,还有十息你必死。”




“你不就是想要继承权吗,你把解药给我,我,我退出!”浑身开始肌肉紊乱,心跳逐渐加速,对死亡的恐惧笼罩在了男人的心头。




“继承权,我不要,吴家家主,我不感兴趣,至于你的命……他想要,我就送给他作为礼物好了。”




一张牛皮信封轻飘飘地从窗台上扔下,落在整个房间唯一没有沾染上血腥的角落。




“surprise:)”






2.




第十一星区,如金丝牢笼的移动城堡。




“你是……?”




王俊凯跌跌撞撞地来开了门,脚底还略有些发软,他皱眉瞧着眼前这个陌生人,模样年轻,额前金发被挑染了一缕违和的黑。




“吴磊应该很快就会赶到。”男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抬起头来,冷冰冰的视线里没有什么感情,“我强行破开了这颗星球的屏障,不过只能维持一会儿,你可以从外面走捷径乘小型舰直接到达第一星区,你不是很想离开他吗,错过了这次机会你恐怕很难再等到下一次了。”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的王俊凯,这会儿脑子都还是晕乎乎的,喃喃,“我,是挺想离开他的。”




“如果不是亚当斯家的大少爷特意嘱咐我来救你,这般险境我可不会轻易踏足,王先生,事不宜迟,快点走吧。”那男子状似无意地埋怨了一句带出了金·亚当斯,看着王俊凯恍然的表情后不动声色的冷笑,如果不是那人点名要人安全无事的过去,这人作为吴磊的omega是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他的眼皮底下。




“原来是他。”王俊凯若有所思,仍是迟疑,“可是…… ”




“王先生,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你被吴磊关在这里不知晓外界都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十一区和十三区联合谋反夺权,政府收到消息太晚而导致准备仓促,你的心上人也要去前线抗敌了,你作为曾经的第一星区军校的学生,于情于理该做什么,想必就无须本人赘述了。”




男子余光一瞥腕表上的时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做工细致的小玩意儿,随意抛给一脸震惊的王俊凯,“亚当斯家族的族徽,你拿着这个,回去找人。”




什么谋反,什么前线?




王俊凯身手快过思考,在空中一把拿住族徽,迟疑地回头看了看背后的房间。




“再犹豫,吴磊可是要过来了。”男子一边皱眉不耐烦地说道,一边悄悄从袖口处捏紧了麻醉针,如果王俊凯不愿意走……




“好,我答应你,我会回去做我应该做的事,那你呢?”




男子闻言扭过头不再正面相对,“我留在这里,帮你稳固传送出去的通道。”




王俊凯点了点头,从房间里随意找了些便装穿上,桌子上没有笔墨也无法留口信,自己的通讯仪等装备早全都被吴磊没收了去,因为发情而愈发偏向omega的娇弱体质让他从窗台上跃下之时狠狠摔了一跟头,疼的某人龇牙咧嘴,“就不告而别一回……也算是便宜你了。”




这颗星球开发不久,大概是因为军事基地占地少而被临时选为了吴磊的歇脚处,找到了那个男子所说的地方,果然和第十一区发射口很是接近,几架无人使用的星舰正停泊在那里。




凭借在军校内学的密码破译,王俊凯蹲在登入口,开始着手破解其中一艘小型舰,只需要再给他一分钟就能拍拍屁股,溜之大吉。




天不遂人愿,一双熟悉的军靴悄然出现他的眼前,之前他却未曾听到半点动静,心中暗叫不好地缓缓抬起头,果然是吴磊,此时整个第十一区与第十三区的最高指挥官。




不过似乎是来的匆忙,独自一人而没有其他士兵。




“王俊凯,你又要去哪里。”两个人对视半晌,吴磊率先开口,他的声音很轻,俯视着正在破解飞船的王俊凯,似乎没有半点生气。




“这不管你的事。”




“嘀。”登入口微弱的提示音,在两人尴尬安静的气氛之间听起来无比清晰。




王俊凯硬着头皮站起来,吴磊身上还有他很熟悉的那股信息素的味道,捏紧了拳头想要从他身边走过,却一下被吴磊牢牢抓住手腕。




“你……”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松手。”




指挥官没有动,也没有松手。




“我叫你松手,你听见了没!”王俊凯用尽力气也挣不脱吴磊的桎梏。




吴磊摇了摇头,声音依旧很轻,“小凯,我不会放手的。”




“好,那我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在准备谋反?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吴磊闻言略微意外地看了王俊凯一眼,“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的,不过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个中缘由需要详谈。”




王俊凯不急不恼,转过身抬起头直视吴磊狭长的眼眸,看不透其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然后就以此为由再把我强行留下来,看着你做大逆不道的事,再容忍你的肆意妄为吗,好,今天我就把话给你说清楚,第一,我生平最讨厌别人利用我,你利用我了吗?”




吴磊沉默不言,他那颗从来都骄傲无比的头低了下来,半晌,点了点头。




“第二,我生平最厌恶别人欺骗我,你欺骗我了吗?”




“……小凯。”




王俊凯撇过头,不让自己看吴磊的脸,“最后,我说过我去第一星区的目的是什么,你不是不知道,你是不是依旧不顾我的感受,替我擅作主张?以前的你,在我心里是我的学弟,而现在的你就是一个不懂得尊重人的人而已。”




无言良久,吴磊看着王俊凯执拗的侧脸上长长的睫毛轻颤,叹了口气,道,“对不起。”




“你别给我道歉,没有用。”




如果此时任何一个第十一区或第十三区的士兵在场,恐怕都会为指挥官这从未有过的低到尘埃里的姿态感到万分愕然而惊掉下巴。




“还有,联邦AO婚配所的结果,在我这里一直什么都不是,如果你非要拿法律来胁迫我,我一定……会和你离婚的。”王俊凯这话说的自己心里都没底,联邦法律有多偏袒alpha傻子都知道,嘴上轻轻松松一句离婚,想要办到却是极为困难的,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下去,“我也不知道你是因为生理原因想要把我束缚在你身边,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王俊凯。”吴磊打断了他的话,“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心啊?”




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王俊凯听到吴磊似乎还笑了一声,他低头看着那个钳制住自己手腕的手,继续开口说道,“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从今以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当然如果你愿意放弃谋反这一错误的决定,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




“那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




对吴磊这答非所问的问题,王俊凯愣了一下,暗暗咬了咬牙,一脸的毋庸置疑,“当然没有。”




他趁眼前这人出神的片刻,挣脱了吴磊的手,径直去往了眼前这艘小型舰的登入口。




吴磊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要去哪里?”




王俊凯头也不再回,“没有你的地方。”




直到小型舰的影子化作一个小黑点猛地扎进了广袤的星空中,指挥官的身影依旧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抹急匆匆的身影才从远处赶了过来,囫囵套了件军大衣的任数急张拘诸地东张西望,“人呢?”




吴磊声音略哑,带着十足的疲惫,“走了。”




任数被吴磊那态度气的涨红了一张脸,半晌憋不出来话,简直无法相信这会是平日里冷静理性的吴磊会做出来的事,“那你怎么不去追啊?大不了打晕了带回去啊,现在外边有多乱你心里还不清楚吗?”




一涉及到王俊凯的事,任数仗着关系都敢对自己领导蹬鼻子上脸了。




“如果这么做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一向大大咧咧的汉子一头雾水,喟然长叹,“哎呦,我的指挥官,您老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王俊凯不是政府指定且合法的你的婚配对象吗,那有什么好纠结的,而且把人留下来不也是为了他好嘛,他不知道的事可不止一星半点,你就这么心大的把人放跑了?”




吴磊站立许久的脚有些发麻,他最后看了一眼王俊凯离开的方向,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只留下淡淡的一句话,“他的人生,从来都不需要我去成全。”




……




一个人漫长的生命里总有无数的岔道,因而会有无数面临抉择的分歧,不论是光怪陆离的物质、苦苦追寻的梦想还是心之所向的爱情,都是影响一个人分辨的因素。




不过最终通往何处,那都是独一无二的景色,不分对错。




直到驾驶着小型舰全力冲刺了一盏茶的工夫,王俊凯才瘫坐在软椅上,让系统代为导航。




摊开手,先前捏紧的拳头里布满了冷汗。




吴磊竟然真的,没有拦住自己。




王俊凯看着投射屏幕上在星际中迅速移动的小点,整个人有点怅然若失。




不过老天爷还没来得及给他喘口气的工夫,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却匪夷所思地在这舰舱里飘进耳朵里。




“凯,凯哥……?”




王俊凯难以置信地转身,瞧见正揉着眼睛,从舱门后绕过来的睡眼惺忪的小十四。




两个人在看清对方后,相继沉默了数秒,异口同声地惊呼,“你怎么在这里?”




看十四号还傻着,王俊凯扶额,无奈道,“你先给我讲。”




“噢,任数给了我他的密码,因为他忙着工作,这几天一直让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玩儿,我就到处瞎晃悠,然后……然后我想看看私人的小型舰内长什么样来着,就上来了,然后太困了我就……睡着了。”




十四号吞吞吐吐,小心翼翼地打量王俊凯越来越黑的脸。




“凯哥,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第一星区,你怎么能在这儿呢,现在外面很危险的,我不是告诉过你,小孩子不要到处乱跑吗?”




“凯哥,我其实已经成年了……”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总而言之,我是绝对不能带着你一起去犯险的。”




“啊?”十四号傻乎乎地看着王俊凯气鼓鼓的样子,“那,那你把我送回去吧。”




王俊凯想都没想,直接一口回绝,“不行。”




送回去?开什么国际玩笑,吴磊能主动放走他第一次,可谁能保证下一次不是扒了他的皮,王俊凯那点小勇气早就在方才撂狠话的时候用光了。




他在十一区认识的人不超过五个数,强森是吴磊忠心耿耿的臂膀之一,找他帮忙估计下一秒王俊凯就被打包捆好放在吴磊的床上,至于任数,听小十四的描述,在自己发情期这段时间里好像迅速地抱上了吴磊的大腿?不可行,不可行。




“那要怎么办……”小十四委屈巴巴地和气呼呼的王俊凯干瞪眼。




王俊凯后知后觉方才的语气过急了,十四号也是挺无辜的,毕竟谁能料想到他会偷一艘小型舰溜走呢。




“算了算了,你跟着我吧。”




十四号闻言欣喜不已地对天发誓,“我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你就放心吧凯哥!”




这接二连三没一个省心的事,王俊凯正打算闭目养会儿神,却猛然意识到,既然这是一艘吴磊的私人小型舰,那系统里理应有暂时缓存的近期信息与资料才对,自己与外界脱轨已久,和吴磊的婚配结果如何被大众知晓的,凭空出现的金·亚当斯又是怎么找上了门,今天又被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从吴磊那里救了出来……




在进入第一星区区域的瞬间起码自己得知晓眼下的境况,尤其是现在还带着一个战五渣的拖油瓶。




王俊凯用手拍拍自个儿的脸,尝试命令系统调出信息,却发现需要吴磊本人的指纹与瞳孔识别才能打开信息库。




某人不信邪,看了眼屏幕地图上还剩下一半的路程,扭头嘱咐十四号,“平台上的东西你不要乱动,我很快回来。”




随后便向着硬件控制室的方向走去。




散发着微弱白光的系统投屏一直停留在王俊凯离开时的那个画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十四号百无聊赖地在椅子上晃荡腿。




“叮。”




一声清脆的系统提示声将昏昏欲睡的十四号一脚从与周公的约会中踹出来。




“唔,这是什么。”男孩揉着眼睛打量着投屏上弹射出现的海量文件,想起王俊凯让他不要乱动的嘱咐,乖乖地一动也不动。




角落里一组以照片作封面的名为“实验”的文件却引起了他的注意,“咦?”




没忍住伸出了手指,指尖触摸到那个文件,系统自动将之移至中央放大,十四号的心脏仿佛有预感似的跳地愈来愈快。




文件被整理过,密密麻麻的全是对应人名,照片下方还有星际公民编号,一列alpha一列omega。




“这,是什么……”




随着疑惑不已地又一次翻页,两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十四号眼前,是吴磊和王俊凯,两个人同处一行,想到这两人的关系,十四号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真相,“难道这是……”




下一页上的一个面孔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毫无心理防备的他面前,alpha那一列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一个人——任数。




他抑制着自己猛烈到要撞出胸脯的心跳,目光移向了对应的那一列,没有照片,没有名字,没有出生年月和住址,只有一串冗长的星际编码,白底黑字,无比清晰,“IN3031FK0014O”。




十四号呼吸一窒,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串编码。




这是他的星际编码。




如果说先前对应的有吴磊和王俊凯,那并列列出的自己和任数是不是……




身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十四号慌乱地看着屏幕上的文件,着急地点了半天,手忙脚乱之下触到了右下角的“delete”。




系统发出“叮”的一声,放大在屏幕中央的文件眨眼间就消失了。




“你在干什么?”




王俊凯从硬件控制室出来,看到傻站在操作台前的十四号,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他一遍,旋即抬头查看抽调出来的文件。




“我,我没碰什么……”十四号的小脑袋因为心虚而越垂越低。




王俊凯皱眉点开一份名为“荣耀令”的文件,遥想起自己当初在第九区时的所见所闻,一边浏览文件一边叮嘱十四号,“你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旅行的人要敲遍异乡所有的大门,才能明了自己的归宿;一个人只有走尽世间的路,才能懂得如何抵达内心的圣殿,这大概是最远的距离。




凭借着亚当斯家族的权限口令在浩渺星河与无数关口极速穿梭的小型舰,搭载着各怀心事的两个人向着整个星际联邦的中心——第一星区首都星——飞驰而去。






3.




星际论坛>联邦星区>第三星区




主题帖【发生什么事情了,第八区怎么进不去了??】




@安希希xii:我家是做古陶瓷品的,半年前有一个第八区的单子,约好昨天交货结果那边半天没来人也联系不上,今天我爹亲自带东西想过去,才知道第八区被政府锁区了,把我爹气个半死,毕竟可是一笔大单子,请问我家是被客户鸽了吗?




@第九区买樱桃找我:我卖个樱桃都要收定金的呢,做个陶瓷生意还不收定金?




@安希希xii:其实是我家老客户了,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失联了。




@夏季森海:等等,重点难道不应该是第八区锁区吗,还有你一个第九区的人跑我们第三区的板块来干嘛。




@完治和一回:我长这么大可从来没听说过政府还能锁区啊,一个星区可是有着上至百亿的人口呢,这肯定是发生大事了,对了,之前大家讨论地很火热的那个反恐行动怎么没有更新消息了?




@安希希xii:天啊,你们这么一说,不会是要打仗了吧……可,没听说有什么外来文明啊,谁打谁?




@该用户已注销:太平的日子要没咯,纸是包不住火的,等下一次第八区打开要塞大门的时候,你们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




@空白格:啊,出现了!大腿!




……




战争无处不在,而且一直存在,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并决定谁有资格留下。




成千上万的星际士兵热血澎湃的口号嘹亮的回响在登陆港口,冰冷无情的银色星际战舰势如破竹地向着毗邻第十一区的第八星区靠近,高层士官们看着窗口下的人头攒动,戎马倥偬,明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不计其数的战斗机甲与各型战斗舰在浩瀚广阔的星河里卯足了咄咄逼人的态势,驻扎在第三星区最边缘要塞之上的政府军,发射了最高级别的红色警报信号,气势汹汹的导弹队只得了一道令,不速之客,杀无赦。




中央指挥室的大小军官们心急如焚,踧踖不安,权重望崇的年轻指挥官尚未到场,没有一个人敢代为发号施令。




任数跟在吴磊身后,两人自那处而返,吴磊一言不发,行步如飞,一路接受巡逻士兵们的敬礼。




指挥室外的走廊,一个不同于寻常士兵装束的人斜靠着墙壁,静静地看着二人走近。




任数一看到吴泽凯的脸,才反应慢半拍的要主动给吴磊介绍,“这就是我之前给你说的,从首都星……”




吴磊对任数的话置若罔闻,原本就毫无表情的脸庞此刻已是冷若冰霜,黑曜般的双眸里淡漠无比,快过身后人话语的动作是拔出手枪的利落手法,毫不犹豫对准眼前人的左手臂就是一枪。




“砰!”




唐突刺耳的冷兵器开火声将这一层的士兵们炸开了锅,近在咫尺散发出的刺鼻火药味迅速涌起。




吴泽凯毫无防备地被吴磊一枪打中左手臂,剧烈的痛楚让他忍不住惨嚎一声,整个人往后跌倒在舰内地面上,汩汩涌出的鲜血很快流了一小摊。




任数吓了个够呛,在第一枪两秒后才回过神来骂出声,“我操!”




赶紧三步并做二步,上前去查看吴泽凯的伤势。




“吴磊,你,你这是在干嘛,人家没哪里得罪你了吧,这先生是首都星来投诚的,带有政治势力的投靠,这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很重要啊!”




吴磊的语气依旧是冰冷的,带着强硬而让人不敢反驳的口吻命令道,“我知道,你让开。”




军人嗫嚅了片刻,只得站起来立在一旁。




吴磊干净利落地换弹上膛,压枪平稳,又是一枪。




“砰!”




“啊——”




此刻那人的左手臂已经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肉模糊,大面积的失血让男子的脸色愈发苍白,凄厉的惨叫让任数都不忍心地撇过头。




寻声而来的其他军官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在几步开外的地方远远观望着。




吴磊收了枪,走进了疼的在地上几近晕厥的吴泽凯,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人,坚硬的龙纹军靴又狠又准地踩在男人的伤痕累累的左手臂上,每一个字都夹杂着残忍,“没有下一次了,杀你,不费吹灰之力。”




积累了数久的剧痛早已让他不堪重负,吴磊这一脚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吴泽凯在一声惨叫后晕了过去。




“看什么?”吴磊回头冷冷地看向不远处的其他军官,军人们立马眼观鼻,鼻观心地回了自己的岗位上,吴磊长腿一迈跨过吴泽凯,询问一旁一言未发的光头男人,“强森, 我之前让你办的事好了没有?”




“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只差您一声令下了。”




偌大的指挥室见一行人到达,随即操控着智能系统快速运转起来。




“打开吧。”




中央指挥室操控台后的最高位,前方几十个漂浮在空中的镜头齐刷刷对准了那个空位。




“嗞……嗞……嗞”




此时此刻,联邦范围内除开第一星区与第二星区以外的所有视讯仪、光子板、投屏器等一切通讯设备在闪屏几次后都切换到了星际战舰“征途号”中央指挥室的这一空位。




从第三星区到第十星区,上千亿的星际公民看着自己的设备一头雾水,在外行走的人们,抬头看到星球模拟大气层的晶屏也出现了这一莫名的画面。




吴磊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接过任数递来的军用手套,一丝不苟地戴上。




下一秒,星际文明历史上最年轻的指挥官就出现在了无数人的眼前,他抿紧的薄唇缓缓开启。




“广大联邦公民们,无论你身在何处,身为何人,本人以第十一区最高指挥官的身份,向诸位告知一件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的重要之事……”




几分钟后,遥远的首都星震怒,所有的政府技术人员被马不停蹄地召回,得到命令必须修复系统,夺回控制权。




战歌奏响,天空悸颤,无人酣眠,冰冷的枪口里看不见的烈焰腾起。




星历3050年,时任第十一星区最高指挥官吴磊首唱义兵,伐罪吊民,率领两区军队揭竿而起,年仅十七。












-TBC-